位置:泛储新闻网 > 旅游 > 正文 >

殖民医学史何以改写西方医学史

2019年10月20日 21:50来源:未知手机版

菲律宾官网,琼英卓玛,傲世狂人

首页资讯视频直播财经娱乐体育时尚汽车房产科技读书游戏文化历史军事旅游佛教更多国学数码健康家居彩票公益酒业文化读书 读书 正文殖民医学史何以改写西方医学史

2019年10月20日 17:20:51
来源:澎湃新闻网

0人参与0评论

本文摘选自《医疗与帝国:从全球史看现代医学的诞生》,[英]普拉提克 查克拉巴提 (Pratik Chakrabarti)著,李尚仁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启微2019年8月出版,经授权,澎湃新闻转载。现标题为编者所拟。

普拉提克 查克拉巴提的主要研究领域是18~20世纪的英国殖民科学史和医学史。他是印度训练培养出来的历史学者,在尼赫鲁大学(Jawaharlal Nehru University)取得博士学位并曾在印度任教,随后前往英国,先后在牛津大学担任研究员以及在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任教,目前为曼彻斯特大学科学史、技术史和医学史中心(Centre for the History of Science, Technology and Medicine)教授。查克拉巴提的著作颇丰,包括《现代印度的西方科学》《英殖印度的细菌学》等探讨印度殖民科学与医学的专著,最近即将出版一本印度地质学史的专著《自然的碑铭:地质学与古代之学》(Inscription of Nature: Geology and the Science of Antiquity)。

相较于上述几本主题相当特定而专门的著作,《医疗与帝国》是帝国与殖民医学史的综论,其内容回顾了30余年来殖民医学史的重要成果,对这个研究领域提出了宏观的思考,检讨了不同史学取向与研究潮流的成就与盲点。然而,这本书的目的并不仅止于介绍这个史学领域,查克拉巴提在本书导论指出:“要叙述现代医学的历史,就不能不谈帝国主义的历史。当欧洲帝国向全球扩张,欧洲医学也进行知识论与结构的根本改变。”这个说法意味着西方现代医学的兴起与欧洲海外扩张的过程是密不可分的,要了解现代医学的诞生,光是研究欧洲本地的医学发展是不够的,还必须探究西方医学在海外的经验与发现。殖民医学过去常被视为是西方医学在海外的延伸,也是欧洲医学的边陲。然而,本书论点等于宣示:欧洲帝国扩张与海外殖民是造就现代西方医学的关键之一,过去只关注西欧本土发展的现代西方医学史,如今必须改写。

殖民医学史是个新兴研究领域,如何带来对西方医学史如此重大的史学修正?关于这点,本书的内容已经提供了一个相当完整而有说服力的说明,以下我仅略做简要的补充。

大卫 阿诺德主编的《帝国医学与本土社会》和罗伊 麦克劳德和米尔顿 刘易斯主编的《疾病、医学与帝国》在1988年出版,称得上是殖民医学史研究的里程碑。这两本论文集的内容展现了此研究领域蓬勃的活力和学术成果,两位主编所撰写的导论不只回顾了已有的学术成果,也指出一些有待探讨的课题与方向。这两本书收录的论文,当中有好几篇陆续发展成为重要的殖民医学史专书。

随后在1990年代陆续出版的殖民医学史著作,其中不乏资料丰富、分析精详的杰作,但主题往往是某一特定殖民地的医疗史和卫生史,或是单一疾病的历史,乃至针对重要医生、科学家或医学机构和学科的研究,而且涵盖的历史时期仍以19、20世纪为主。换言之,这段时间的殖民医学史研究就问题意识和探索课题而言,大多仍未超出这两本论文集所呈现的史学视野。此外,不少著作往往预设欧美帝国与殖民地之间,除了权力和经济的不平等之外,在医学知识上也存在着单向的不对等关系:欧美帝国既是经济和军事的强权,也是医疗创新的中心,其医学知识、技术与机构制度被移植运用于殖民地。尽管这些研究大多会强调西方医学如何与殖民统治结合,成为武力征服的助力、权力统治的技术或监视控制的机制,但现代医学知识的起源与中心仍只在欧洲。在此研究取向下,殖民宗主国的医学发展与殖民地社会的关系往往被描绘成单向的施与受。

本文地址:http://www.fanchuhou.com/lvyou/102847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