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泛储新闻网 > 艺术 > 正文 >

王泽冰:探寻被东平湖淹没的神秘古城

2019年01月17日 18:25来源:未知手机版

s3,新华书店地址,华为 面试,北京化妆品网,骑自行车的坏处,商丘社区

▲湖区内抽沙船 ◥对物探发现的疑点进行潜水探摸排查。 ▲针对湖区渔网研发的水上自行车式拖曳磁力仪器。 ▲水下及抽沙船采集的陶片、瓷片、兽牙、青砖及化石。 口述人:王泽冰,山东省水下考古研究中心研究室主任

采访人:本报记者 范佳

考古发现档案:
为完善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水下文物资料,填补我省内陆河流湖泊水域调查空白,建立山东省水下文化遗产数据库,山东省水下考古研究中心在2015年启动了东平湖水域及其周围淹没区遗址调查研究项目。该项目被称作“中国内陆水下考古第一站”,在考古过程中发现了多处水下疑点,在湖底发现大量凸起和长条状迹象,采集了大量水下遗物,至今项目仍在不断探寻史料中记载的被东平湖淹没的须昌城和清水石桥。
尝试用磁力设备 拿赵州桥做实验
2015年6月,山东省水下考古研究中心成立,也就在那一年,东平湖水域及其周围淹没区遗址调查研究项目正式启动,这个项目延续至今。去年我们去扫测时,又收获了一些令人惊喜的发现。找到神秘的水下古城和清水石桥,是我们多年来的一个心愿。
在唐代,东平地区有一个重要的郡叫须昌城,地位就像现在的省会城市一样。但到了宋咸平三年,黄河在郓州王陵埽决口,把须昌城淹了。郡守便上书皇帝,说须昌城已经不适合居住,希望把郡城迁出去。于是郡城便迁到了州城,而现在我们看到的东平县城又是在1982年从州城迁来的。东平的根——须昌城则带着往昔繁华的记忆,沉入了东平湖底。
但我们从史料中,依然能找到须昌城的踪影。民国《东平县志》记载:须昌“距须句三十里”,“沦没陂泽中旧址无存。埠子头东岳庙其东关也;西南陂中有石刻‘南门’二大字,为南门遗址。遗址今淤水中。”清代进士蒋作锦所著《须昌城考》记载,埠子村西有东岳庙,系须昌城东关,埠子村西南有石刻“南门”二字,系县城南关。
和这座神秘古城一同淹没湖底的,还有它西侧的一座石桥,叫做清水石桥。这座桥建于隋代,比现存最古老的赵州桥还要早。唐李吉甫在《元和郡县志》中记载:“东平清水石桥,在县西三里,隋仁寿元年造,石作华巧,与赵州桥相埒,长450尺。”《太平寰宇记》中也写道:“清水石桥,在县西三里,隋仁寿元年造,石作华巧,与赵州石桥相埒,长四百五十尺。”450尺大概有140米,比赵州桥50.82米要长得多,并且这座桥的建造水平非常高。石桥联通官道,在当时应该是很重要的通道。
东平湖底的清水石桥和须昌城是我们重点搜索的两个点,这也是我国首次以宋代黄河淤积和淹没遗址为调查目标进行的水下考古调查。
我们先尝试用磁力设备来寻找清水石桥,水下的桥还在虚无缥缈之中,我们就拿赵州桥做考古实验。我们与中船重工第715研究所合作,用陆地磁力设备测量距离赵州桥不同高度时的磁力值。我们发现石桥是有磁性的,于是就打算把这种方法引用到水下。后来在水下探测中,我们的确发现了一批磁力数据与赵州桥数据相似的多处可疑点。
东平湖湖面非常大,要重点区域重点突破。我们通过文献分析,须昌城城址应该位于东平湖中间的土山岛东侧和土埠村西侧之间区域。
我们现在掌握的最确切的末端点是州城,这座千年古城是实实在在存在的。我们知道当年皇帝允许搬迁的位置在东南角,便从东南角往西北角找。
在水下基本靠摸
沙窝里上下翻滚
偌大的湖区,怎么找呢?第一阶段我们先进行磁力扫测。在湖区内可行驶船舶的水域进行大范围拉网式扫测,发现磁力异常点随时标注。然后再对这些异常区域,采用多波束、侧扫声呐和浅地层剖面仪相结合进行探测,探索水下及淤泥层下掩埋遗迹情况。

本文地址:http://www.fanchuhou.com/yishu/168210.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