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泛储新闻网 > 娱乐 > 正文 >

地震废墟旁,盖在我脸上的书不停被掀开,每个父母都以为是自己的女儿|故事重播

2020年05月15日 17:41来源:未知手机版

实景地图网站,360装房网,6月13

>很少有一个时间点,可以成为所有人都记得的「全民时刻」。任何一个成年中国人,都能够准确回忆起,2008 年 5 月 12 日下午 2 点 28 分,他正在干什么。

但对于北川中学的学生李裕来说,那一刻的体验要比记忆真实太多。

李裕是四川省北川县人。十年前,她只是一个留守儿童,父母在厦门打工,为了少花钱,多赚钱,几年才回家一次。但在 5 月 12 日这天,她成了一名幸存者。

-1-

楼塌了,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地震的时候我 16 岁半,在北川中学高一 · 五班,当时我们班一共 64 人。

我们教学楼分为高中部和初中部,我的教室在 4 楼,我们一共有五楼。

下午第一节课是化学课。天气很闷,我们又刚从午休中醒来,都还没进入上课的状态,突然一下,看见老师头上的日光灯往下掉,老师站在讲台上喊,不要动,大家都不要动。

接着眼前一黑,楼就塌了。

我被压在预制板的下面,右腿卡在预制板和桌椅之间,当时我还能感到痛。

废墟下面很黑,埋得又比较深,只能听到周围同学叫救命的声音。

我用手摸周围的环境,楼塌的时候我同桌就在我旁边,我摸到她的脚了,她穿着一双新布鞋。因为我们上午最后一节是体育课,她刚换了新鞋子,我摸出来了。

我叫她,她没有回我,过一会儿,她的腿就冰凉了。

我闻到空气里有血的味道,有泥土的味道,还有人体的味道。

>

■ 震后的北川中学,照片中的教学楼看起来是三层,其实它是五层的,下面两层已经化为粉末。

当时我的腿还能感到疼,我试着把压在腿上的东西搬开,但是余震来了,咔吱咔吱,预制板和塌下来的砖头越压越紧,我的腿完全拔不动了,腿也不感觉到疼了。

有段时间我已经绝望了,我听到声音从上面传来,陆续有同学和老师被救出去。我说你们出去了,一定要带人来救我们,他们说好,结果等了好久,都没有人来。

我想可能要死在这里了,特别绝望。

我们班有个男生,是我初中同学,他是那种调皮捣蛋的孩子,地震的时候躲在教室后面,完全没事。他比我先出去,出去之前他跟我说「李裕,我去找人救你。」

结果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跑来跟我说,「你埋的地方太深了,只能听到你的声音。上面压了很多预制板,我搬不动。」他给我道歉,说救不出来我,然后哭了。

我出来后去医院,他还来看我,说特别愧疚,当时完全没有办法救我。

-2-

我看见同学的尸体,趴在我对面

其实在下面的时候,我完全没有感觉到害怕,因为埋在下面的时候可以听到很多同学的声音,虽然看不见他们,但我能听到他们的声音。我们相互喊名字,大家都会回应。

隔了很久,武警官兵们来了,但他们带的救援器具都不合适,铲子、铁锹都太简单了,必须要挖掘机,才能把压在我们上面的预制板掀开。

有一个武警官兵坐在我的废墟上面,他说已经通知外面的人了,一定会有人来救我的,他会在这里陪着我。我有了一点点安全感。

他不停的跟我说,再等一会,我说,好。

13 号的时候开始下大雨,挖掘机终于来了。头上的预制板被掀开的那一刻,我看见了第一束光,我想我不会死了。

但我的脚还卡在里面,所以其实是又救援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终于把我整个人挖出来。

我眼睛被蒙着,一本书盖在我脸上,我看不清救我的武警大哥。他让我抱住他的脖子,因为我的腿卡在里面,他想把我拖出来,但我完全没有力气,我说我没有力气了。

他又叫过来一个人,两个一起,把我硬生生拉出来了。

被拉出来的那一刻,我看见一具尸体,是我的同学,就趴在我对面。

本文地址:http://www.fanchuhou.com/yule/224813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