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泛储新闻网 > 娱乐 > 正文 >

权威专家详解“阅文事件”

2020年05月15日 17:42来源:未知手机版

大屏幕非智能机,北京网警,镇海人事局

原标题:权威专家详解“阅文事件”| E观察

4月底以来,网络文学平台阅文集团发生了管理层变动,引发了部分作家对自身权益和收入的担忧。部分作家将与阅文集团签订的《版权授权协议》部分内容发到社交网络,并将此协议与阅文集团管理层变更相关联,引发了一轮如何保护网络文学著作权,以及如何平衡协调互联网平台与网络文学作家之间共建生态的讨论。

《财经》E法特别汇集了业内权威专家的主要观点,就此次事件进行解读。相关的专家包括,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知识产权法教研室主任杜颖、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律与政策研究院研究员杨勇、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薛军、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

“全版权”争议

杜颖:有些作家认为平台的这份合同属于“全版权”授权,导致其完全丧失了作品的著作权。什么叫全版权?如果从版权的内容来讲主要是两块:人身权和财产权。这个事件主要涉及到的是著作财产权利,而并不涉及到著作人身权问题。从这个角度来讲谈不上是全版权的授权。

杨勇:这个事件本质上还是因为合同引起的争议,但这个合同跟著作权有一定关系,比如“全版权”授权的讨论。“全版权”概念问题不大,在财产权的转授权范畴内很正常。从平台管理和市场运作商业模式来说,目前网络文学平台在文学作品的所谓“全版权”的授权模式是必须要考虑和介入的。作为平台方如果不去签一个大量财产权授权转让合同,会导致后面的维权很麻烦。文学作品在后期涉及到改编、摄制权等一系列权利出现。所以是否“全版权”不是真正的核心,也不涉及到著作权没有得到保护的问题,这里核心的点还是合同里涉及到各方权利的平衡。

对有些作者来说,最主要的问题就是缺乏收益的安全感。尤其免费模式的推出对一直以来接受传统收费阅读的作者来说,确实是一个新的事物,作者自然关心未来的预期收益。平台方应该多与作者沟通,多做解释。要在授权合同中体现出对作者有利,让作者的安全感得到满足的条款。

目前,平台已有的对作者大量的权益保障应该完整地展示出来,很多权益实际都给了,却没有在合同中体现出来;作者的人身权利的保留也最好明确要写出来。

朱巍:所谓全版权授权,会使得产权明晰。比如改编权问题,中国是大陆法系下的权利,对改编权的约束是桎梏,有点太重。比如,《权利的游戏》我追了几年,作者只写了前五季。但电影改编权能够超过原著,这是获得授权的。这个改编权是创作创造,是基于影视作品的改编,对网络文学产业化发展、网络化发展、生态化发展,对于产权甚至产权交易模式,“全版权授权”都是一个必要条件。如果没有这个,平台全产业经济发展一定会受到巨大影响。我们《著作权法》的修改发展是否适应互联网发展,不能再套用以前的思维。

全版权的授权模式对鼓励创作、优化创造有好处。现在网络文学作者不是把文章都写完了才发出来,是一段一段写,大家点赞,喜欢哪个人物,为了保住流量、用户,不单纯是文学创作。网络文学的人身权相比普通作品来说很小,更多是信息网络传播权,财产权变得很重要。所以作者需要平台的流量扶持,让市场说话,来修正作者笔下的人物、情节,进而吸引更多人。

关于“续写权”

杜颖:目前很多人在探讨续写的问题,这也涉及同人作品的保护问题。如果合同中有条款约定平台对作者续写的内容质量不满意,另外安排其他人续写,这涉及作者是否可以就续写部分主张著作权权利的问题。

续写权,法律没有规定为明确的权项。续写权如果放在改编权里就是财产权,限制财产权甚至放弃财产权都没有问题,通过合同可以完成这样的目的。但如果续写定义为修改以及保护作品完整权,就是著作人身权,这可能涉及到我们能不能对著作人身权权利进行限制,甚至要求作者放弃著作人身权的问题。但《著作权法》里没有规定人身权不得转让或者不得放弃,这个问题要追到民法关于人身权的一般规定上去。

本文地址:http://www.fanchuhou.com/yule/2248152.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